对库尔德斯坦当前军事政治形式的评估,2021年六月29

今天,我们描绘游击队在美迪亚防区(Medya Defense Areas)的边境地区六十五天的的英勇抵抗。四月23日,土耳其占领军对游击队控制的Metîna, Zap and Avaşîn地区发动了全面进攻。这次大规模入侵被命名为 Claw Lightning and Claw Thunderbolt”、这是一次直接加入在这6年里螺旋上升的,土耳其法西斯正义与发展党民族行动党(AKP-MHP)独裁政权竭尽全力打破库尔德人民和该地区所有反法西斯力量的自由意志和抵抗的行动。这次袭击是对20152016年间在北库尔德斯坦城市中的战争,2018年对阿夫林、2019年对 Girê Spî and Serêkaniyê的袭击的延续,以及为了反对游击队在 Xakurkê and Heftanîn地区进行的侵略战争。

让他们屈服”的概念:

早在2013年十月,在科巴尼抵抗伊斯兰国的高峰期,尽管早在2013年新年时土耳其和北库尔德就签署了停火协议,土耳其的领导层还是决定实行“让他们屈服”计划。简而言之,这个计划是关于使库尔德自由运动,首先是它的先锋—库尔德工人党,使它屈服。因此,土耳其政府在过去6年中调动了所有军事、财政、经济和政治外交资源。埃尔多安与AKP-MHP政权认为这场战争是维持他们的权力并实现帝国主义野心的唯一途径。

2014年夏末,罗贾瓦的人民和他们的自卫队YPGYPJ英勇的站出来抵抗伊斯兰国的进攻。与此同时,当库尔德民主党的佩什梅格在所有前线放弃他们的阵地,在南库尔德斯坦/北伊拉克HPG and YJA-Star游击队在一次历史性的行动中紧急援助了在辛贾尔的Yezidis终止伊斯兰歹徒对kerkuk Maxmur and Hewler的进发。受罗贾瓦的革命与反对伊斯兰国的号召,世界各地数百万人走上街头宣布他们团结一致。一场新的国际运动出现了。

十月五日之九日间发生在北库尔德斯坦的起义让人民使土耳其统治者在恐惧中焦虑了好几天。国家机关与政府在烈火中煎熬,士兵不敢走出军营。2014年是艰难抵抗的一年,革命运动在这一年间逐渐成长起来并且日渐强大。罗贾瓦成功抵抗住了侵略,并赢得了世界上许多人民的认可。北库尔德斯坦和土耳其的群众被组织起来,人民民主党的项目付诸行动,在南方,游击队因为他们的无私奉献与牺牲获得了人民心中的支持。

土耳其政府希望通过周期性的停火软化运动,并淡化我们的意识形态原则。但与土耳其的愿望相反,被武装斗争吸引的群众比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多。根据Murat Karayilan 的介绍,一个月内就有超过一千名男女加入了游击队。尽管伊斯兰国看起来更具优势,科巴尼的抵抗依然坚定不移。这很大程度是因为游击队与数百名的青年从北方出发,越过边境线来到科巴尼,在前线加入抵抗,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为代价阻止科巴尼的陨落。

埃尔多安政府在2014年面临的这一现实表明,只有彻底镇压革命中最有活力的部分——北库尔德斯坦的人民并毁灭自由运动的先锋才能维持自己的安全与统治。库尔德工人党的支持者,游击队员和领导人应该“屈服”。因此,阿卜杜拉·奥贾兰从20154月起再次被完全隔离在伊姆拉利监狱岛。一切措施被实施以防止库尔德民主党(HDP)在2015年的选举中进入议会,尽管这显然没有成功,并且在2015年七月24日,土耳其占领军最终开始进入战争阶段,到目前为止已经持续了六年了,其目的是为了对位于南库尔德斯坦/北伊拉克地区游击队控制的美迪亚防区展开全面攻击。游击队的回答是终止停火协议,协议在此之前只是被单方面宣布的。北库尔德斯坦几个地区的群众宣布自治,实行民主的自我管理,并成立了公民自卫队(YPS)。游击队与群众都不会允许自己被征服并屈服”,,他们继续坚持自己的立场,捍卫自己的尊严。在那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战争有增无减。北库尔德斯坦,南库尔德斯坦和罗贾瓦(西库尔德斯坦)被卷入这场战争,尽管他们的边界是被物理强制划分的,这点我们必须明白。在库尔德斯坦各个地方的抗争不能被单独看待。没有游击队的话,罗贾瓦的革命就不可能成为现实。游击队在20142015年间保卫科巴尼。并且从未停止过对保卫罗贾瓦的革命负责,在必要的时候牺牲自己。游击队是罗贾瓦革命自治的保障。

整个地区、库尔德斯坦不同地区以及占领区和邻国的局势和事件是密不可分的。一方面,这是该地区斗争和局势如此复杂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这一现实证明了该地区可行、成功的革命的巨大潜力。

为了摧毁游击队的目的,土耳其法西斯的占领军在2018年对 Xakurkê region,在20192020年对Heftanîn发动了军事行动。最近,他们想要通过在今年春天占领 Gare region对游击队的中心造成沉重打击。

Gare,复仇与游击队的胜利

Gare山区是游击队的战略要地。它不同于Metîna, Avaşîn, Zap, Heftanîn and Xakurkê,举个例子,Gare并不位于土耳其领土的接壤边界上,而是位于南部的内陆地区。因此Gare地区的游击队一直具有优势,它并不处于前线,因此可以为组织工作,教育工作等等提供空间,尽管它也遭受着空袭与经济破坏。今年二月十日,土耳其占领军对Gare地区发动了大规模入侵,伴随着大规模轰炸与全空域空中侦察,土耳其使用直升机部署了上百名特种部队在南方,也就是Gare的库尔德民主党控制区。在最初的几天,他们试图占领该地区的山顶上的战略要地,但由于游击队的直接抵抗遭受了悲惨失败。无论土耳其在哪里部署军队,尽管有着数小时的轰炸,游击队依旧在当地给了侵略者沉重的打击。

很明显,土耳其计划通过这次闪电打击进入游击队的核心地区之一,并在当地建立永久基地。整个地区遭受了持续数天的不间断空袭。在关押土耳其士兵与情报人员的山洞中,土耳其军队最终使用了毒气弹,同时杀死游击队的伙伴与他们自己的人,以Şehîd Şoreş为首,他已经在地面抵抗了好几天了。然而四天后,北约第二大军事单位——高度现代化的土耳其军队,依旧被打败并且撤退。在此方面,今天二月十四号游击队取得了历史性的军事胜利。再一次,是游击队守护了罗贾瓦。“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些人现在可能会问,罗贾瓦和Gare有什么关系?毕竟,Gare在南库尔德斯坦/北伊拉克,而罗贾瓦在北叙利亚。这是对的,但这并不是重点。在Gare的复仇是为了土耳其对阿夫林,Girê Spî, and Serêkaniyê的占领。上百名倒下的战士,女人,孩子和男人死于土耳其的屠刀下,而他们的同伴在Gare为他们复仇。

游击队最终将无力抵抗占据优势的民族国家的神话与宣传再一次作为一个谎言被打破。Gare是我们所有人的胜利,在库尔德斯坦乃至全世界,这是那些上一年间与反法西斯抗争并肩前行的人,加入战斗抵抗土耳其法西斯和在不同地方支持他们的国际支持者们共同的胜利。尽管土耳其政府试图通过宣传谎言来掩盖和改变真相,并通过当前正在进行的大规模军事行动来打击游击队,进而粉碎抵抗运动,但他们无法破坏我们的胜利,游击队在Gare取得的胜利。土耳其军队在Gare屈服了,现在,他们每一天都在山中,在 MetînaZap,和Avaşîn屈服。为了避免窘境,土耳其只得诉诸于使用准军事部队,他们让叙利亚的Islamist gangsKDP(库尔德民主党)的支持者充当村庄护卫。少部分战斗意志收到打击的土耳其士兵被派往前线,但更多的部队被替换为了炮灰继续参战。再这种境况下,库尔德民主党扮演了核心角色——他们已经忙于包围位于南部的游击区好几个月了,并且使局势升级,这将导致一场致命的库尔德内战。尽管KDP应该为此罪行负责,这种局势升级符合土耳其法西斯的全部利益和目的。局势很严峻,战争正处于关键的决定性阶段。土耳其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不遗余力地前进,为了占领游击队位于 Metîna, Zap, and Avaşîn防御区的隧道与山洞,土耳其军队使用了化学武器和毒气。即使如此,游击队依然坚持抵抗了超过60天。与此同时,有趣的是土耳其法西斯政权的宣传——通常伴随着每一次军事行动,这次却相对的谦虚和保守。很显然,这次宣传并没有小题大做的原因是避免像在Gare那样的可能的尴尬。

现代游击战概念

65天来,HPG and YJA-Star的男女们一直在进行着24小时夜以继日的不间断抵抗。直面高度军事现代化的北约军队,其从北约伙伴美国和欧洲获得了毁灭运动的绿灯,并得到了在南库尔德斯坦的库尔德民主党投敌者的协助,而游击队唯有抵抗与赢得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意志。正是这种意志以及21世纪“现代游击战“计划的实现确保了尽管过去了65天,土耳其政府依旧没有在重要领土上取得收益。Gare的胜利与游击队的不间断抵抗是奥贾兰主义( Apoist)游击队革命意志的结果,同时也归功于过去几年间对游击队的调整与重组,使其更加现代化与专业化。HPG and YJA-Star能够守住他们在南库尔德斯坦的领土直到今天,并继续在北库尔德斯坦全境活动主要归功于这种专业化。

现代游击战的概念不仅仅建立在古典游击战的战术上,而是在战争与革命的各个方面将其专业化。现代的游击队员必须要坚定自己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信念,为建立新世纪的社会主义而努力

成为一支坚持民主现代,民主和生态社会,以及女性解放的游击队。现代游击队员必须是一名士兵:也就是说,要有纪律、有组织、有结构。现代游击队员必须了解他的敌人与自己,根据形式与环境行动,并擅长使用自己的武器。古典游击战的基本原理依旧适用,但现代游击队根据国家和统治者不断发展的技术能力来组织自己。因此,现代游击队对当今不断变化的战争特征做出了自己的创造性反应。虽然数量没有失去它的重要性,但在现代战争中质量远胜于数量,对于游击队而言尤其是这样。为何库尔德解放运动继续被国际定罪,在政治、外交和经济上被边缘化与孤立,美国和欧洲为何以各种手段支持和资助土耳其对库尔德工人党的战争,为什么阿卜杜拉.奥贾兰继续被隔离关押,为什么罗贾瓦没有获得国际承认,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库尔德解放运动在21世纪作为一个成功地游击队通过斗争抵抗北约国家的运动所散发出的力量。帝国主义担心21世纪“现代并专业化的游击队”将成为世界各地其他民族与社会抗争的经验来源于模型。想象以下,如果库尔德斯坦的游击队已经给帝国主义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并且他们四十多年来都无法摧毁PKK,那么如果在世界上其他地方出现更多的现代游击队运动会发生什么?如果更多的解放运动采用这种模式呢?

土耳其的局势,库尔德斯坦的战争,以及北约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害怕这种情况。在21世纪一个社会主义游击队抵抗住了北约军队?对于资本主义阵营的领导人而言,这是个恐怖的场景。毕竟,社会主义的旗帜不是在30年前就被埋葬了吗?历史的终结不是已经被宣告了吗?让资本主义者们痛苦的回答是:在库尔德斯坦,在抵抗北约的战争中,在抵抗土耳其法西斯的过程中,历史在自信中继续着,什么都还没有被决定;那些被认为已经死亡的东西还活着。

我们知道北约在20世纪特殊战争的历史,在这一时期,全世界都在进行着清算,摧毁与自由主义化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运动。土耳其是并且也是一个特殊战争激烈的地方。大屠杀、国家控制媒体、酷刑、屠杀、法外处决、准军事恐怖、大规模逮捕、谎言、毒品、卖淫、腐败、敲诈勒索等等——这些都是土耳其国家固定剧目的一部分,是维持每个北约成员国权力的固定剧目的一部分。这并不新鲜,但是通过Contra Sedat Peker将更多信息披露给公众—他有一段时间在Youtube上向公众分享了部分他所知道的事情,内容涉及土耳其深层政府的阴谋,以及不同人物参与这些阴谋。很明显,在其背后可以看到土耳其国家内部的严重权力冲突,也很明显,埃尔多安将面临压力。但它显示了土耳其面临的严峻形势。经济多年来一直在下滑,如果没有美国和欧盟的定期注资,土耳其也许就没法轻易站稳脚跟了。国内民怨沸腾,埃尔多安—巴赫切利政府可以在几年内保持其权力—一方面通过虚假的承诺,另一方面是残酷的镇压—,但历史将展现这并不能永远保持下去。在外交政策方面,土耳其喜欢展示自己的自信和独立,但最终依赖于美国和欧盟中强大的参与者,即德国和英国的好意。

尽管土耳其标榜自己在军事上是不可战胜的,并且近年来在国外部署了各种各样的部队,如Armenia-Karabakh, 利比亚,北叙利亚和北伊拉克,战争极大地调动了国家的力量。库尔德解放运动抵抗并没有直接摧毁土耳其,而是使它的经济,政治,外交和社会资源逐渐枯竭。土耳其法西斯主义正处于悬崖的边缘,它正竭尽全力抓住帝国主义超级大国的脚后跟,以防止自己坠入深渊。AKP—MHP政府也许不会公开这些信息,国家控制的媒体也许只会展示另一幅图景,但事实正如HPG总指挥部的 Murat Karayilan所解释的一样,土耳其政府近几个月来多次通过中间人试图和PKK达成停火协议,这份协议甚至表示如果游击队从库尔德斯坦北部撤军,那么他们就可以在库尔德斯坦的其他地区做任何事情,这很好地解释了土耳其的现状。

这段时间对于库尔德斯坦而言的确十分简单。每一天,伟大的男女同志都在库尔德斯坦的各个阵线上牺牲。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履行对土耳其的承诺,继续着摧毁PKK与库尔德解放运动的行动。无论是美国由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他们的官方口径也许不同,但策略保持不变—拜登就任总统后,就为Gare的行动开了绿灯,这一点就已清楚了。就在最近,自2018年以来一直存在的对PKK领导同志的赏金被重启,,同时在美迪亚, Zap , and Avaşîn,正在进行着战争。

我们在库尔德斯坦为自由而斗的同志正在经历一段艰难时期,在山区,游击队经常受到空中监视,这意味着稍有不慎他们就会丧命。无人机的嗡嗡声和F-16战斗机的轰鸣几乎没有中断。正是在这个困难的时刻,要求我们在国际上尽一切努力支持抵抗运动。正是在这一困难时期,土耳其法西斯主义的毁灭大有希望。

KDP的作用:背叛与协作

在这一时期,KDP的作用尤其重要。多年来,KDP一直忙于侍奉他们的土耳其主子,尤其是土耳其的情报部门。伴随着同邻国搞好政治、外交、经济关系,造福本地人民的借口,南库尔德斯坦大部分地区已直接或间接移交给土耳其。几十个土耳其军事基地已经建立,MIT(土耳其情报部门)Hewler/Erbil, Duhok, and Zaxo的行动和举止就像它在安卡拉、伊斯坦布尔和伊兹密尔的行动一样。土耳其,尤其是AKP,将南库尔德斯坦至摩苏尔和基尔库克视为其领土的一部分,并决心在2023年洛桑条约签署100周年之际在该地区纳入版图,该条约将允许他们扩大自己的边界。他们最大的障碍是PKK和它的游击队。

《洛桑条约》是1923年奥斯曼帝国崩溃后解决土耳其边界问题的最后一个国际条约。埃尔多安与AKP多年来一直代表土耳其主张在洛桑条约签订前曾被奥斯曼帝国)统治的领土,一再声称土耳其当时被骗走了自己的土地。现在,由巴尔扎尼家族领导的KDP已经在各个方面向土耳其敞开大门多年了,土耳其对待南库尔德斯坦的态度就好像它是自己管辖下的另一个地区。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0世纪90年代,土耳其(在北约的批准下)就利用KDP的自由斗士来阻止游击队在北部的进攻,并通过两线作战来拖垮他们。除了在南部的情报监视工作之外,近年来,南部的情报监视工作一再允许土耳其——正如他们所说——“消灭”游击队的朋友,特别是一些领导人,几个月来,土耳其一直在利用库尔德民主党包围和限制美迪亚防御区,并切断不同地区之间的联系。与此同时,它的意图是挑起KDPPKK之间的战争。

KDP在顺从地玩火,但他们自己并不宣战,而是通过挑衅、谎言和阴谋,试图将游击队员置于不得不还击境地,以便能够将所谓的“手足相残”归咎于PKK。从而使PKK在库尔德斯坦所有地区和散居侨民的名誉受损并丧失合法性。显然,所有这些都是在美国、英国和德国的协调下完成的。帝国主义列强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摧毁库尔德工人党KDP本身在几十年前就出卖了自己,依靠与库尔德斯坦占领者和帝国主义的合作而生存。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将PKKKDP定义为库尔德斯坦两条根本不同的路线的具体体现。这样看来,PKK是对自己人民的背叛和通敌的体现,而库尔德工人党则是对自己国家和人民的持续抵抗和坚贞不渝的体现。这一区别说明了该区域目前的局势和各力量的立场。

游击队并不孤单,我们在他们身旁

北约、土耳其和KDP正在奉行孤立和分裂的战略。在地理位置上,游击区将彼此隔离,罗贾瓦与库尔德斯坦其他地区隔离。不同的地区被包围,在政治外交和经济层面上被边缘化和孤立,不断增加压力,在国际上竖起反宣传的高墙。我们将奋起反击,并且明确地说,游击队员并不孤单!正如我们支持罗贾瓦的革命一样,我们也支持游击队,因为我们知道他们之间没有区别。二者环环相扣,反之亦然。同样,必须认识到,在南方的战争既是对罗贾瓦旧入侵的继续,也是对将发生的新入侵的准备。今年2月在Gare的行动开始时,还不清楚土耳其政府在几天前会在哪里发动袭击,就像针对美迪亚的行动可能进行一样,针对Şengal和罗贾瓦,特别是Qamislo and Derik之间区域的全面行动也有可能进行。在国际上,重要的是要果断地展示我们与游击队的团结,并积极采取行动反对土耳其法西斯主义、它的国际机构、它的帮助者、支持者和受益者,并反对KDP。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为革命作出自己的贡献,并可以采取并代表一贯的反资本主义、反帝国主义的立场。

在此,我们以RiseUp4Rojava运动的名义宣布,我们支持新成立的“保卫库尔德斯坦”倡议,并向参与其中的同志们表示问候。

此外,我们向在EfrînEyn IsaTil TemirMetînaZapAvaşîn前线奋战的战士们致以诚挚的问候!

我们将一起打败土耳其法西斯主义,保卫库尔德斯坦,建立起自由的生活!

Together, we will defeat Turkish fascism, defend Kurdistan and build up the free life!

We continue to #UniteInResistance

We will #SmashTurkishFascism

We #RiseUp4Kurdistan

We #RiseUp4Rojava

Coordination Campaign RiseUp4Rojava,

29th June 2021